<nav id="dp0vi"><listing id="dp0vi"></listing></nav>
<form id="dp0vi"><th id="dp0vi"></th></form>
<wbr id="dp0vi"><p id="dp0vi"></p></wbr>
<em id="dp0vi"><span id="dp0vi"></span></em>

<form id="dp0vi"></form>
<sub id="dp0vi"></sub><em id="dp0vi"><source id="dp0vi"><option id="dp0vi"></option></source></em>

    1. <em id="dp0vi"><p id="dp0vi"></p></em>
      1. <nav id="dp0vi"></nav>
      2. <form id="dp0vi"></form>

        產品搜索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
        再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外病變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4-10 20:30:57



        導語:


        2019年12月以來,湖北省武漢市發現多起病毒性肺炎病例,經相關病毒分型檢測,確認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引起。2020年1月12日,WHO臨時將其命名為“2019新型冠狀病毒(2019-nCoV)”,后來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冠狀病毒研究小組將其正式命名為“SARS-CoV-2”。2月7日我國衛健委將該病毒所致肺炎命名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(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,NCP),簡稱新冠肺炎。

        2月11日WHO將新型冠狀病毒所致的疾病正式命名為“COVID- 19”,即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,其含義已超出肺炎的范圍,也可能更符合SARS-CoV-2感染的實際情況,因為實際上該病毒所致病變并不限于肺部。




        筆者曾在《對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尸檢研究的若干建議--兼議肺外器官的病變》(2020,2,19)中,參照SARS和MERS的尸檢結果,推測COVID-19可能發生的肺外病變,建議尸檢者加以關注。據目前國內30余例COVID-19尸檢的初步報告證實,本病主要累及肺部(參見《再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理變化》,2020,3,27),但肺外也確實有類型和程度不等的病變。
        首先受到關注的是淋巴造血組織的病變。在COVID-19尸檢中發現,死者脾臟體積可縮小,淋巴細胞數量減少,脾竇充血,灶性出血壞死,脾臟內巨噬細胞增生并可見吞噬現象。淋巴結可無明顯改變,亦可見淋巴細胞數量減少,或見組織細胞壞死等表現。免疫組化顯示脾臟和淋巴結內CD4+和CD8+T細胞均減少,提示細胞免疫功能損傷,其機制尚待進一步闡明。這些表現與SARS所見相似。
        病毒血癥時其他器官也有不同程度的病變,目前已發現:①肝臟體積增大,暗紅色。肝細胞脂肪變性,肝竇充血,局灶壞死伴中性粒細胞浸潤,匯管區輕度炎癥反應,有淋巴細胞和單核細胞浸潤,或見微血栓形成。②心肌細胞可見變性、壞死,間質少量單核細胞、淋巴細胞浸潤和(或)中性粒細胞浸潤,亦可見部分血管內皮細胞脫落,內膜炎和血栓形成。③腎小球球囊腔內可見蛋白性滲出物,腎小管上皮細胞變性、壞死、脫落,腎小管內可有透明管型形成,間質充血,有時可見微血栓和灶性纖維化。④其他組織內亦可見程度不等的病變,如腦組織充血水腫、神經細胞變性,腎上腺灶性壞死,食管、胃腸道黏膜上皮不同程度的變性、壞死、脫落。這些病變大致符合病毒感染所致的間質性炎癥,也可能為治療過程中的藥物反應。在病灶中原位檢測到病毒包涵體、核酸或抗原成分是病毒致病的最直接、可靠的證據。對SARS-CoV-2在肺外的靶細胞至今仍無定論,有待在尸檢材料中進行驗證。
        COVID-19有無合并或繼發的其他感染等,如在SARS尸檢中見到的細菌性肺炎、肺曲霉或巨細胞病毒感染等,尚有待尸檢資料的進一步發現。另外,有些病變也可能為基礎疾病所致,如肺間質纖維化、心肌梗死、腎小球病變等,需要注意甄別,不能把所有病變一概歸咎于SARS-CoV-2感染。
        亚洲高清中文字幕在线看不卡,国产亚洲欧美在线专区,久久婷婷大香萑太香蕉AV,免费无码黄动漫十八禁